中国夫妻辞去工作在剑桥卖小吃年入180万:卖煎饼馃子和武汉热干面

【中国夫妻辞去工作在剑桥卖小吃年入180万】在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旁的市集上,有一对中国夫妻经营的煎饼馃子摊,既卖煎饼馃子也卖武汉热干面。近日,一段网民随手拍他们的视频火了,这对夫妻曾在湖北高校工作,但两人选择中年辞职,开启“旷野”人生。

以下内容根据长江日报记者近日对摊主“熊猫大姐”的采访整理——

我老家在湖北潜江,曾经落户在武汉,大叔(注:摊主“熊猫大姐”的老公)是博士后,曾在武汉的一所“双一流”高校读研。我们辞职前在四川的一所学校教书,我在文学系,大叔在心理系。后来,我们都不想干了,就付了违约金走人。

摆摊前,我在英国也试过几份工作。到英国一下飞机,我就去中餐馆洗盘子,后来想着还是做我的老本行,去一个大学教中文。但是一大早要从家里坐公交车去火车站,然后坐40分钟火车到伦敦,再坐40分钟地铁到学校,太麻烦了就放弃了。之后,我又做过一段时间中医诊所助理,最后决定摊煎饼。

摊煎饼没有开中餐馆那么费力,我不需要依赖别人,是独立可以完成的。大叔等执照一下来,就买了几十公斤的面粉练习。我们摆摊的这个地方在剑桥大学国王学院附近,这是很多人去英国旅游的必经之地。在英国,想要有个固定的摊位是很难的,需要写一篇2000字的论文向政府申请。我在申请中说,我们的产品受欢迎,没有固定摊位顾客找不到我们,前后申请6个月,被拒绝3次,最后申请终于通过了。

当时,我还不太敢接受这个事实。我们真的要去摆摊了吗?最开始,面子有点挂不住,多少想着自己还曾是个大学老师。一开始,摊煎饼的技术也不熟练,锅太冷或太热都不行,饼太稀或太干也不行。有时候摊不好还会被着急的客人骂,如果脸皮薄的话那你就天天哭。

记得有一次,那个饼我炕糊了。我这个人比较毛毛糙糙,我就在锅里铲啊铲,那个黑点子都溅到客人的白衬衫上去了。客人急着去开会,最后就不要了,我就退了煎饼的钱给他。大部分客人都很包容,有时候摊坏了顾客还安慰我说:“没事儿,你再摊一个就好了。”有一次,我给一个客人重复做了4个才好。他说:“你看,你还是做得好的。”就这样,越做越熟练,越做越自信,后来就好了。

我不是一个铁人,也经常哭。举个例子,我们摆摊每天需要3瓶煤气,还要准备3瓶备用煤气,一共6瓶。我不会开车,这个准备工作就交给大叔做。我们最怕的就是客人等着时没有煤气了。

有一次,大叔出门前慌里慌张地把车和车库遥控器都锁进了车库里。这天是星期六,如果我们不去出摊,会损失2000英镑。市场规定,10:00后就进不去了,怎么办?我当场大哭,然后叫网约车。

第一辆车的司机到了,看到我这么多东西,说装不下,走了。第二辆车来了,司机说这全是食物,不想在车内留下味道,又走了。这时已快10:00,没办法我加了双倍的小费,终于有司机愿意把我拖过去。

到了后,我得把我的煤气瓶子和各种东西从车道搬到摊位,车道不让久留,司机也很嫌弃我。我一边哭一边搬,一个煤气瓶重约40公斤,搬完之后,我趴在桌子上号啕大哭。

我左边的邻居安慰我说,他昨天把1000多英镑的摊位设备全摔坏了。右边卖华夫饼的邻居也安慰我说,每个人都有很多压力,他之前做生意失败了。一个小时之后,我就微笑着面对顾客了。

从此以后,我在每个煤气瓶子上贴了个条:“panda(熊猫)的命……你去换煤气就是在续我的命。”我比较幽默,只要上升到生命高度,就不会忘记了。

现在,我们在剑桥这儿摆摊已经四五年了,就住在旁边的小镇上,每天上午开20分钟的车走高速到市场,先把煤气罐、锅碗瓢盆摆好,然后去市场指定的地方打五六桶水,差不多10:00正式出摊,16:00收档,18:00下班。

我们卖的煎饼馃子有好几种,最经典的口味有香肠、烤鸭、鸡肉馅。有些老外喜欢吃素,我们创新了豆腐馅儿的煎饼馃子。卖的热干面也是一样,不像武汉的都是红油热干面,我们有加牛肉的,也有素的,价格从7英镑到12英镑不等,均价是10英镑。

你问我生意怎么样?淡季每天差不多能卖100份,节假日和旅游旺季有时候能高一倍,除去每月2000英镑的摊位租金、必要的成本和税,我们每年差不多能挣180万元人民币。

我发现,食物简单的地方人际关系就简单。我的顾客中有的永远只吃热干面,我说你要不要尝尝别的?他说,挺好吃的,就不用换。

我摆摊后,我妈妈觉得很丢人,她都觉得脸上挂不住,有时候出门跟朋友一起遛弯,她不跟别人说女儿去英国了,都说出差了。

曾经也有一个自媒体拍了我和大叔的视频发在网上,一个亲戚跟我说:“你们快被骂死了。”我一看评论,有几万条,有人说我摊煎饼太慢了,这么磨叽,在国内早就饿死了。总之,各种声音都有,我觉得无所谓。

我们摆摊的市场上有一个女孩,她是牛津大学公共卫生专业毕业的,就在市场上扫厕所。那孩子说,她就想来剑桥工作,刚开始就得从基层干起,就在我们市场扫厕所,干了一年多,也是被人尊敬的。你做任何事只要你不是乞讨,只要你不违法,不存在看不起你,不是说你做大学教授就很高贵。我也有教授朋友,他以前还是霍金学院的院长,我跟他关系特别好,他每个星期四都来找我唠嗑。

我们现在的生活也很简单,每年的9月、1月,我们都要度假。我们加了户外的登山群,经常背着帐篷去露营。我今年已经快50岁了,但我每天都要“撸铁”(锻炼),还请了钢琴老师、大提琴老师,两个牛津大学音乐系的老师在教我音乐,现在生活的重心就是健身、赚钱、看世界。

你问我后悔辞职吗?不后悔。我们的生活不是没有困难,我也知道现在年轻人有很多困境。怎么办?如果你崩溃了,你就号啕大哭,或者你出去跑一次,或者你选个什么吃的。实在不能解决,你睡一觉就好了。第二天,你再赶紧想办法解决。我干不动了,我崩溃了,我就哭,然后我继续干。我经常绝望,但是我从来没放弃。

责任编辑:程雪